注册

起底花式贷款② | 校园贷被调控:谁凉凉了?

2021-03-29 22:39:17 和讯名家 

  3月17日,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等5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小贷公司不得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贷款,避免大学生过度借贷。

  小贷公司听起来遥远,但其实已经融入了生活中,最大的小贷公司其实是花呗和借呗。3月18日下午,#花呗、借呗不得向大学生放款#成为微博热搜。不止支付宝,大型互联网公司多数已经布局了小贷业务。支付宝的借呗和花呗,京东和美团等公司旗下也分别有重庆京东同盈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重庆美团三快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随着新规的出台,或许相关公司此类业务也将进入凉凉状态。

  衣食住行都已被小贷公司所渗透,当下,超前消费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互联网公司的小贷产品已经融入生活,小贷引发的恶性事件屡见不鲜,大学生真的能“当断则断”吗?

  01

  还款生活费,停款就断供

  在2020年年初,受限于全国的疫情管控,大学生在家中度过了一个最长的寒假,但正因如此有人的花呗断供了,只能辗转找朋友帮忙。

  小剑是北京某校学生,在2020年元旦用花呗换了一部新手机,花费三千余元,而他每个月的生活费为1200元,如果分期支付也属于可以接受的范畴之内。通常来说,大学生在假期的生活费远不如上学时多,但因疫情导致的延迟开学是他始料未及的。

  在坚持了一个月后,小剑的存款告罄,无力继续偿还花呗。

  而由于消费观念的差异,他的父母并不支持他换手机,他也不敢和父母张口要钱,固只能向朋友借钱求助,约定好开学后还钱。在一个月后,开学了,小剑拿到了一笔生活费,请朋友吃了一顿饭偿还了债务。

  其实他买手机分了六期,每期500元,这个金额并不多且也只出现了一个月的空档期,但因为无法周转,就是无能为力。这也透露出了大学生超前消费的本质问题,还款能力欠佳。

  小剑的情况还算好,尚且也算合理消费,还有着一定的自律性,大学生贷款被调控并非第一次,早在十年前的信用卡时代已经出现过一次。

  萧姐早在2010年便走上了工作岗位,她回忆了自己的大学时代,“大概是在08年左右,当时审查没有现在这么严格,大学生也可以办信用卡,好多同学都办了很多卡相互还款。”当年,消费主义盛行,大学中大额游戏充值和购买奢侈品不在少数。而同时经济大好,敢借就敢花,她回忆曾经有个姑娘五张信用卡互相还款,零钱包、卡包、钱包一应俱全,在毕业后发现自己的收入远不如预期,还款吃力,遂向父母坦白,在得到父母援助后金盆洗手不再碰超前消费。

  十年前的超前消费是以政策调控结束的,当下看似乎又来到了同样的时间节点,此次叫停的小贷产品,单笔金额没有10年前多,但数量上则超过十年前。

  02

  使用网贷的大学生花销更多?

  一份2020年的调查问卷显示,大学生中使用小贷的只是小部分,大部分人持观察态度。

  这份问卷调以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的本科阶段大学生的生活费用支出情况为研究对象,共回收141份有效问卷(男生占比56.74%,女生占比43.26%)。

  调查结果显示,网购开销的平均值为614.13元,占生活费的29.17%,且无明显性别差异。使用花呗等小额贷款的大学生的网购开销平均值为696.03元,占生活费的33.09%,从结果上看确实使用网贷的人消费会更高。

  中国青年报的数据显示,69.13%的同学每月超前消费控制在500元以下,16.85%的同学消费额度超过了1000元。这与上文的调查结果大致相匹配。而中青报的数据显示有超过八成大学生使用过超小贷产品。

  从数据上看,大学生所借贷的金额并不多,如果能够保持足够的自制,使用小贷也未尝不可,而分析此次五部委发布的文件,其本质目的是将贷款正规化,打击违法借贷,保护学生利益。

  此次文件中明确提出三点:

  1、以后禁止非持牌机构、小贷公司向大学生发放贷款,只有银行等持牌机构在风险管理的情况可以。

  2、持牌机构向大学生放贷时,只能采取线下营销方式,且必须让父母知情,并与其父母签署第二还款来源的“代还”协议。

  3、参与联合放贷的互联网平台,不得针对大学生群体精准营销,不得向放贷机构推送引流大学生。

  当下看,花呗、京东白条等已经接入了征信系统,相对正规一些,但从此次看还是不够,监管部门要求持牌金融机构才能介入,且要求父母知情。

  对此事,小剑表示要求父母知情会出现矫枉过正,“用花呗,就是因为父母不同意采用的。”大学生和父母因为存在代沟,很多消费行为并不被认可,如果要求过多反倒可能出现反效果。

  03

  合理安放消费欲

  综合看,大学生的消费能力不容小觑,根据教育部2018年发布的《中国高等教育质量报告》显示,2015年我国大学生消费市场规模超过4000亿元,且预计未来还将保持每年4%至5%的同比增长率。这份报告并没有后续版本,从各项数据中看,大学生每年个人消费金额确实是在上涨,4%—5%这个数字可能还被低估。

  这巨大的消费市场导致了乱象丛生,部分大学生因为自控能力不强导致了大量违法借贷滋生,而缺乏专业知识也导致了其背上了高利贷。

  《中国高等教育质量报告》显示,在3%使用过校园贷的大学生中,有35%的大学生不会自行计算贷款的实际利率,单纯依靠校园贷提供商所提供的数据。有33%的学生接受了1.6%以上的月利率。这一贷款成本核算后年利率将超过20%。

  而银行消费贷的利率通常在4.5%-8%之间,8%为部分地区性村镇银行利率,大部分消费贷都在5%-6%之间,违规借贷的利率近银行的4倍,限定持牌金融机构对大学生进行借贷也是对学生群体的保护。

  超前消费是否合理?停掉大学生小贷是否合适?

  在社交网络上引发了广泛讨论,当下阅读10亿讨论4.2万,综合来看评论上并持异议,有大学生认为一刀切过于过分,限定一个额度便可,人总有临时要用钱的时候。

  有人认为大学生缺乏社会经验和自控力,从衣服鞋子到电子产品,都是无底洞。网贷也已经毁掉了很多家庭,支持停掉大学生的小贷。现在回头看,超前消费的欲望永远都有,能克制住自己欲望的并人不多。

  还有人说,政策上虽然已经提出了解决方案,即让持牌金融机构进入,且让父母知情,但也有些过于理想化,借贷的原因主要就是父母不支持某些消费。

  所以,即便政策已出台,但争议似乎还未结束。不管怎样,对于还无稳定收入来源的大学生来说,自律、适度都是人生各个阶段的重要课题。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90度地产。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