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哈罗流量变现难:助贷业务合作数十家金融机构,部分借款利率达36%

2021-11-20 09:25:26 WEMONEY研究室 微信号 

用户从哈啰旗下“臻有钱”借钱,利息高达36%,臻有钱目前合作了数十家金融机构,包括桔多多、湖北消费金融、蒙商消费金融等机构都曾紧贴36%放贷。

出品|WEMONEY研究室

文|林小林

共享单车经历了最初的疯狂、混战,到如今已经几近稳定。作为烧钱行业,共享单车当然免不了资本融资。近日,哈啰出行宣布接受新一轮高达2.8亿美元的融资。

这是哈啰出行今年的第二笔融资,此次哈啰出行获得蚂蚁集团和阿里巴巴的2.8亿美元融资。今年3月,哈啰获得恒旭资本7938.68万美元融资。哈啰获得的2笔融资金额累计超过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2亿元。

阿里巴巴首次投资哈啰,无异于提升了哈啰的投资价值,虽然这笔新融资让市场缓解了对哈啰此前的种种猜测。但哈啰面对连年的亏损,不得不积极开拓本地生活业务。

借款利率达36%

哈啰早已不止是单车,对于如今已坐拥5亿用户的哈啰来说,其俨然已经展现出了流量平台的优势,近年来也在不断突破业务边界。去年哈啰推出社区团购业务“哈啰惠生活”,而本地生活,正是哈啰想利用出行带动的业务。其生活模块提供餐饮到店、金融、地图、酒旅等服务,目前已经看不到其APP中餐饮业务。随后几个月,哈啰又相继上线跑腿业务。目前酒店、订票等生活服务业务并未引起太大波澜,反而是其金融业务招致诸多关注。

2019年哈啰上线助贷产品“臻有钱”,最高20万额度,与湖北消费金融、中原消费金融、蒙商消费金融、桔多多借款等多家机构合作。臻有钱自上线以来就被用户投诉贷款利息高、暴力催收、下款前无贷款合同等问题。

安徽的李先生今年8月从臻有钱借款11000元,李先生回忆当初平台匹配了多家贷款机构,包括湖北消费金融、天美贷、杭银消费金融、桔多多借款等,最终显示放款机构是桔多多借款,共12个月每月还款1104.75元,以IRR计算,这笔借款的综合年化利率为36%,其中包含高额的服务费。

李先生表示,放款合作方是随机匹配,虽然臻有钱在借款页面宣称“1千元借1天最低只需0.3元”“年化利率10.8%起”等字样,但用户无法自由选择放款机构,一般来说只有最优质的的客户才能享受到最低利率。多位用户表示,能真正享受到最低利率的客户很少。

桔多多借款的前身为桔子分期,于2020年6月份更名为桔多多。而桔子分期成立于2014年,发源自校园贷,号称为东北地区成立时间最早、规模最大的大学生分期购物商城。

天眼查信息显示:桔多多现隶属于大连桔多多科技有限公司,股东分别为史孝东、深圳中新佳成、大连桔子股权投资中心、盈富通投资,持股比例分别为40%、25%、20%、15%。

今年初,工信部下架了12个侵犯用户权限的APP,其中“桔多多”被列入下架名单,原因是“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在黑猫投诉上,多位用户投诉桔多多贷款利息高达36%,暴力催收等问题。这些用户中部分用户是通过臻有钱下的款。

臻有钱和这样的“问题平台”合作,遭到大量的用户投诉也就不足为奇了。

流量变现难题

WEMONEY研究室以用户的身份,完成个人信息、身份认证及活体识别之后,获得申请额度,申请借款2300元,第一次放款机构是桔多多借款,一年期年化利率显示36%。第二次放款机构为恒生银行,一年期年化利率为28%。与李先生显示不同的是利息不显示服务费。

此外,WEMONEY研究室在借款过程中发现,虽有贷款合同,但涉及到注册服务协议等合同却在下款前无法展示。对此,李先生表示,下款后臻有钱也未提供合同,必须向客服申请才会看到。

臻有钱目前合作了多家金融机构,其平台上的借贷利率较高,WEMONEY研究室盘点发现,包括桔多多、湖北消费金融、蒙商消费金融等机构都曾紧贴36%放贷。虽然哈啰有一定的消费金融线上运营经验,其助贷品牌形象却并不光彩。严格地说,36%利率暂时还没触碰法律这条红线,但已触碰了监管红线。

哈啰为何向如此多的平台导流,甚至不惜损害自己的“羽毛”。或许这和其想做成大平台息息相关。

2020年3月,创始人杨磊在接受胡润百富采访时谈道,“哈啰的定位肯定不是做一家共享单车公司,更不是做一家两轮出行公司,哈啰还有一个更大的想法,就是能成为中国下一代平台型企业。”

有流量平台优势,并不代表有变现的能力。哈啰近几年围绕平台和流量广撒希望的种子,陆续推出7项新的本地新兴细分业务。

招股书中,哈啰出行的业务营收主要来源于本地服务。本地服务分为本地出行服务和新兴本地服务,其中在整体营收结构中,共享两轮出行是重要营收支柱,从2018年到2020年,哈啰出行共享两轮营收分别为21.14亿元、45.44亿元和55.03亿元,2018至2019三年,其占总营收的百分比分别为100.0%、94.2%、91.0%。背靠阿里的资金和流量,其新兴本地服务依然没能破圈。

而最近三年其亏损超48亿,进入2021年哈啰出行亏损的状态依旧没有改变,2021年第一季度,哈啰出行调整后净亏损为3.83亿元。连续亏损达压力使得哈啰的流量变现之路更为急迫。

哈啰在尝试了本地生活、社区团购等业务后,“吃喝玩乐”的本地生活很快销声匿迹;试水的社区团购,最终也草草收尾。仅剩下金融业务,从目前合作平台数量来看,可以算得上发展得相对顺利的一环。

但利率下行的背景下,哈啰这部分收益势必会被蚕食,接下来助贷平台和金融机构间的合作会更加严格。出行场景虽拥有巨大流量,哈啰想发展成助贷平台,还需合规运营。

了解更多内容点击下方即可浏览更多精彩:

精彩回顾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WEMONEY研究室。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泓杨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