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互联网贷款新规调查:助贷平台再获中小银行青睐,对冲基金押注相关中概股

2021-03-01 16:55:51 21世纪经济报道 

  “上周以来主动上门洽谈助贷业务合作的中小银行明显增多。”一位助贷平台运营总监曾强向记者透露。

  究其原因,2日20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下称《通知》)规定,商业银行与单一互联网贷款合作方发放的本行贷款余额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25%,令不少高度依赖蚂蚁金服、微众银行等大型互联网金融平台发放互联网联合贷款的中小银行感受到监管压力,纷纷寻找新合作伙伴维系零售贷款业务持续增长。

  曾强发现,要顺利收取这些中小银行抛来的“橄榄枝”,绝非易事。多数中小银行都对助贷业务合作方设定明确的准入门槛与白名单制度——已实现上市、或拥有融资担保牌照或信用保证保险合作资源、具备强大获客导流与卓越风控能力的助贷行业头部平台才会受到青睐。

  他坦言,当前这些中小银行一方面希望助贷业务能替代联合贷款业务,成为助推零售业务增长的新引擎,另一方面则对助贷业务合作方提出两大要求,一是在相关部门不允许中小银行跨区域经营的情况下,他们要求助贷平台在银行经营所在地当拥有强大获客与贷款业务量,二是在助贷业务分润模式日益普遍的情况下,中小银行要求助贷业务坏账率必须控制在他们可承受的区间内。

  在东吴证券(601555,股吧)银行业首席分析师马祥云看来,《通知》的政策效应已悄然显现,一是大型互联网金融平台与每家银行的联合放贷规模受到银行一级资本净额限制,令前者的联合放贷业务发展空间趋降,二是众多中小银行正将互联网贷款业务分散化,转而与更多平台合作,其中助贷业务将成为重要选项。

  值得注意的是,太平洋(601099,股吧)彼岸的美国资本市场也在密切关注《通知》对金融科技中概股的具体影响。

  记者注意到,在《通知》出台后,涉足助贷业务的乐信、360数科等金融科技中概股均迎来一轮上涨行情。

  华尔街投行Jefferies认为,这背后,是对冲基金发现《通知》要求合作机构在联合贷款的出资比例不低于30%,助贷模式则不受此限,令后者更具“轻资本”优势。此外,越来越多中小银行加码助贷业务合作规模,令助贷平台资金来源多元化且免受民间借贷利率上限新政(4倍LPR,15.4%)约束,有利于提振业绩表现。

  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指出,在经历股价上涨狂欢后,当前对冲基金的投资策略正趋于理性——更关注助贷平台能否抓住《通知》新政获得新的业绩增长动能,包括合作银行数量与助贷资金规模的持续增加等。

  “多数对冲基金认为,《通知》势必驱动助贷行业迎来新的洗牌潮,行业头部平台更有机会获取业务扩张空间,反之中小平台则可能遭遇更严峻的竞争压力。”他指出。

  助贷平台的“意外之喜”?

  “这些天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接待上门寻求助贷合作的中小银行。”曾强告诉记者。他发现,两类中小银行对加码助贷业务显得尤其迫切,一是与单个大型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展联合贷款的余额超过银行一级资本净额的25%,二是在单笔联合贷款业务需出资逾30%的新规下,部分互联网金融平台因资本实力受限不得不压缩业务规模,拖累银行零售贷款业务随之缩水。

  在他看来,这些中小银行之所以转而青睐助贷业务,一个重要原因是助贷业务完全由银行100%出资放贷,规避了合作方需在单笔业务出资逾30%的监管要求,从而令零售贷款业务有望继续增长。

  然而,要与这些中小银行迅速开展助贷业务合作,曾强坦言“要走的路还挺长”,其中最大的操作障碍,是部分中小银行对分润模式犹豫不决。

  所谓分润模式,即银行承担风控与放贷审核职责、以及所有的助贷资金投放,助贷平台则提供获客导流、辅助风控等服务,双方按照事先约定的利润分成比例分配助贷业务的利润同时,并各自承担相应比例的坏账风险。

  然而,在联合贷款实际操作环节,不少中小银行均得到合作方的坏账兜底承诺或贷款担保支持,因此他们希望助贷平台也能如法炮制——通过引入融资担保机构或信用保证保险提供贷款资金安全保障。

  曾强坦言,自己接触多家中小银行发现,一线业务人员更容易接受分润模式,而银行高层顾虑较多,特别担忧助贷平台风控能力出现漏洞,导致坏账率一下子飙涨。

  “我们还发现,这些中小银行更青睐已上市、在去年疫情期间坏账率基本保持平稳波动的助贷行业头部平台。”他指出。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这些中小银行对试水助贷业务也相对谨慎,拟定的合作资金约3000万-5000万元。此外他们还设定某些特殊条款,包括若助贷业务坏账率超过3.5%(或突破银行去年零售贷款业务坏账率的1.5倍),银行有权利迅速收回所有未放贷资金。

  “在合作初期,我们可能赚不到钱。”一位助贷平台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究其原因,助贷业务若缺乏规模效应,相关利息收入则难以覆盖获客、运营、坏账计提、营销等成本投入。但通过内部讨论,平台仍将决定与这些中小银行合作试水助贷业务,因为他们希望自身的风控与获客能力最终得到银行认可,吸引银行投入更多助贷资金,令业务早日迈过盈亏平衡线。

  记者多方了解到,在《通知》出台后,不少联合贷款合作方也开始加快向助贷业务转型的征途。

  一位联合贷款平台人士向记者表示,他们转型助贷业务的难度不小。一是通过给予中小银行坏账兜底承诺,他们能从联合贷款业务获取约70%利息分成,但在助贷分润模式下,他们能获取的利息分成至少下滑逾15个百分点,令股东方颇为不满,因为这足以影响平台未来上市的估值;二是以往他们的联合贷款客户主要集中在沿海经济发达地带,如今《通知》要求中小银行不得跨区域经营,令中西部城商行与农商行所获得的助贷业务支持力度骤降,纷纷改换门庭,导致他们即便转型助贷,依然会丢失不少银行客户与资金。

  华尔街投资机构押注助贷行业洗牌潮来临

  《通知》的面世,同样影响着美国资本市场对金融科技中概股的投资情绪。

  在《通知》面世后,金融科技中概股骤然掀起一波上涨行情,包括乐信、360数科等涉足助贷业务的金融科技中概股一度创下年内新高。

  “这背后,是众多对冲基金注意到《通知》要求联合贷款合作方需在每笔业务出资逾30%,但助贷业务(因银行全额出资放贷)不受此限,反而更具轻资本优势。”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

  花旗银行发布最新研究报告指出,乐信等助贷行业头部平台反而有机会获得更多银行的助贷合作机会,令业务规模趁势扩大。

  在多位对冲基金经理看来,在经历股价上涨狂欢后,多数华尔街投资机构已趋于理性——他们正密切评估《通知》对助贷平台业务拓展的利弊冲击。比如中小银行不得跨区域经营,同样会导致他们与助贷平台的合作规模受限,因此助贷平台能否通过扩大与全国性银行业务合作“对冲”上述监管压力,很大程度决定了他们的未来发展上限。此外,很多华尔街投资机构也在评估助贷行业头部平台的业务分布状况,能否吸引到中西部地区中小银行的更多助贷业务合作机会,从而在《通知》实施后获得新的业务增长动能。

  记者多方了解到,当前多数华尔街投资机构认为,《通知》势必触发中国助贷行业迎来新一轮洗牌,众多难以获得大型金融机构资金青睐的中小型助贷平台可能会淘汰离场,原因是越来越多中小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助贷资金会流向行业头部平台。此外,助贷行业头部平台获得更多中小银行助贷合作机会,也会助推他们持续扩张市场份额,令中小平台生存压力更加严峻。

  “因此,我们会将资金重点配置在助贷行业头部平台,因为他们很可能成为《通知》的受益者。”一位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鉴于中国经济转型发展与构建双循环经济驱动力,以及助贷对驱动中国民众消费升级的推动作用日益提升,他们正将助贷行业龙头中概股纳入到新经济、新消费板块,进一步提升投资比重。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