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已兑付276亿!这家平台“暴雷”后,最新进展来了!

2020-11-09 17:04:01 银讯网 

近日,有关安信信托(600816,股吧)的兑付问题有了最新动态。

10月30日晚间,安信信托(*ST安信,600816.SH])发布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其亏损持续扩大。

报告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安信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17亿元,同比下滑77.83%;净利润为-38.16亿元,去年同期该数值为-3.4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8.15亿元。营业成本飙升是此次下滑主因,其中“信用减值损失”该项为最,前三季度为34亿元,第三季度为6.49亿元,变动原因系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对安信信托相关金融资产计提预期信用损失。

信托业务方面,手续费与佣金收入亦在下滑。

安信信托透露,2020年前三季度,安信信托信托业务兑付本益275.82亿元,其中,第三季度兑付本益88.85亿元,包含主动管理类兑付投资者本益71.56亿元,通道类业务兑付本益17.29亿元。

截至2019年末,安信信托的存续信托项目294个,信托业务规模为1940.48亿元,其中主动管理类资产规模为1580.60亿元,占比达81.45%。

自2019年安信信托因流动性风险爆出多个信托项目逾期后,监管开始入驻,同时安信信托启动重组工作。

安信信托方面称,对于外界高度关注的安信信托重组事项,重组方表示有意在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下实施重组。目前,在有关部门的指导下,安信信托正在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的要求,积极推进风险化解重大事项的各项工作,重组工作正在有序推进。

中国银行此前曾踩雷安信信托

10月8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前期安信信托因业务开展需要,向中国银行(601988,股吧)申请借款,截至目前中国银行提供的借款本金中9.78亿元(人民币,下同)已经处于逾期状态。

安信信托称,作为增信措施,公司取得上述借款时已将所持有的部分金融企业股权质押给中国银行。截至6月30日,上述质押资产账面价值为11.19亿元。同时,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国之杰)及高天国为该借款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上海国之杰目前共持有安信信托52.44%的股份,为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高天国。今年6月,高天国被上海警方以“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刑事拘留。

此外,今年已有多家上市公司踩雷信托

9月4日晚,西水股份(600291,股吧)发布公告称,公司子公司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安财险”)认购的新时代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新时代信托”)作为受托人发行的“新时代信托蓝海信托计划”共计28笔,合计投资本金284.44亿元。

公司当日接到子公司天安财险的通知,上述新时代信托计划中于9月3日到期的“新时代信托蓝海1274号”信托计划投资本金为12.5亿元,到期利息为0.62亿元,本息合计13.12亿元,截至9月3日末天安财险未收到上述信托计划的本金和投资收益。目前,天安财险到期且未收到投资本金和收益的新时代信托产品共有16笔、合计投资本金184亿元。

杭锅股份6月15日公告称,2019年12月4日,公司购买了由四川信托管理发行的“天府聚鑫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之信托产品,金额为5000万元,期限为6个月,预期年化收益率为7.6%,到期后预计收益金额190万元。6月11日,四川信托兑付了前述信托产品1000万元的本息1038.1万元,剩余4000万元本息未能如期兑付。

信托业风险资产率出现大幅上升,让人再次关注信托行业的风险管理问题。行业人士认为,个别信托公司最近发生的一系列风险事件,和经济下行压力和疫情冲击有关系,也是信托行业此前高速发展时期粗放式风险管理的后遗症。

信托项目出现风险后,如何处置不良资产?

一位北京地区信托公司表示:有些信托公司会先用自有资金先行垫付,然后在启动其他方式来处置风险资产。

另外就是项目延期,信托合同中通常会有关于延长信托项目期限的条款,大部分信托项目会约定6个月-1年的处置期,在这期间,信托公司通常和借款人协商进行分批归还信托产品本金和利息,投资者也比较认可上述两种方式,过去那么多年,不少信托公司也是这么做的。

除了上述处置手段外,当项目发生风险,信托公司还可以进行第二还款来源处置,比如土地抵押、第三方担保等进行收回资金;此外,信托公司还可以寻找其他信托公司,通过发行新的信托计划,再融资实现资金置换。这种方式行得通的主要因为是受托人在做项目时抵押物价值较高,或者融资方手头上有其他的优质资产。

若融资方违约,出现纠纷,信托公司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融资方以物抵债由信托公司处置变现,通过司法途径拍卖抵押物,查封融资方、担保人的其他资产、进行拍卖变现等。

不过,司法流程消耗的时间较长,资金短时间无法回笼。

信托业风险资产率出现大幅上升,让人再次关注信托行业的风险管理问题。行业人士认为,个别信托公司最近发生的一系列风险事件,和经济下行压力和疫情冲击有关系,也是信托行业此前高速发展时期粗放式风险管理的后遗症。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