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世联小贷营收减半 严监管下生存艰难

2020-11-07 08:33:58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 蒋牧云 张荣旺 上海 北京报道

上市企业的三季报陆续出炉,其中部分上市企业旗下的小贷业务也披露出来。

根据上市公司世联行(002285,股吧)(002285.SZ)三季度业绩公告称,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约44.79亿元,同比下降4.21%。其中,其他行业中的“交易后服务”主要为小额贷款业务,由深圳市世联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联小贷”)运营。世联行表示,本期金融服务收入同比下降54.99%,主要是公司持续严控风险、稳健放贷。

另一方面,裁判文书网显示,世联小贷此前在放贷时存在砍头息的行为,并且在法催过程中未获得法律支持。而近期监管对信贷行业一系列动作使得金融机构整体客群上移,竞争愈加激烈,在这一背景下,世联行的金融服务之路要如何走?对此,《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向其发去采访函,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暂不便接受采访。

规模下降

根据世联行的介绍,世联行金融事业部是世联行的主要战略发展方向之一。世联金融向上服务投资机构和银行机构,向下服务机构客户(开发商)和个人客户,为地产业主、投资者及金融机构提供房地产领域的投融资服务,业务包括小额贷款、投资管理、按揭代理、融资担保等。金融服务业务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在全国范围内为有房及租房一族提供短期资金融通服务。

此次三季报显示,除了营收之外,2020年世联行1~9月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降50.57%,主要原因是金融服务业务持续严控风险、稳健放贷。具体而言,三季度贷款回收和放贷产生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3.51亿元。

在半年报中,世联小贷也因疫情收入大幅下滑。其在半年报中表示,世联小贷旗下各类小额信贷产品的运营,因市场环境和客户需求的变化,公司主动逐步控制金融服务的业务规模,并积极研发新的金融服务产品,在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减少62.91%。

关于贷款回收的减少,是否意味着逾期率的上升,具体的上升值是什么以及公司的应对方法等问题,世联行暂未解答。

记者注意到,在疫情期间,确实不少金融机构控制了贷款发放的规模,那么这一情况大约会延续到什么时候?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向记者表示,疫情的冲击对整个行业的影响是具有共性的,银行、消费金融公司是如此,小贷也是如此。目前就银行而言,将在2020年第4季度和2021年第1季度有所放开,那么小贷预计也在相同的时间。

此外,资深金融科技业内人士张鲲则表示,小贷由于有线下业务,因此会持续受到经济环境的影响,但这会倒逼小贷全面线上化转型。长时间的环境影响下,无法成功转型的落后中小企业可能面临被淘汰。

砍头息未获法院支持

另一方面,在21聚投诉平台,有诸多借款人投诉称,在世联小贷办理贷款时存在合同金额与实际收到贷款不一致。如4月有贷款人杨先生表示,其2017年11月在世联行申请了11.2万元的贷款,实际到账10万元。

记者注意到,近期中国裁判文书网连续公布了多份世联小贷法催的民事判决书,其中对于其砍头息的行为进行了确认,并不予支持。

举例10月29日发布的,(2018)粤0304民初35080号判决书中,法院查明,世联小贷与借款人签署《贷款合同》中,借款人授权贷款人将手续费在发放贷款前扣除。然而,关于贷款本金,法院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条规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因此,最后法院判定世联小贷在发放贷款时扣除的贷款手续费,属于利息的范畴,依法认定贷款发放本金为扣除贷款手续费和部分贷款利息的金额。

上述的操作,即“砍头息”,这样的行为通常是放贷机构希望提升实际利率而进行的操作,但通过这次判决也可以看出,监管并不支持这一做法。那么,目前世联小贷在放贷的过程中是否还存在砍头息的行为呢?鉴于法院并未支持公司这一做法,是否意味着小贷公司的盈利能力将出现下滑,具体又会下滑多少?对此,世联小贷并未回复。

除了砍头息行为未获支持之外,监管近期对信贷行业的一系列动作也被认为对相关机构产生影响。具体而言,11月,银保监会会同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起草了《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关于“跨省级行政区域经营网络小贷业务的小贷公司,注册资本将不低于人民币50亿元”等多方面做出要求。8月,最高人民法院则是明确将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修改为4倍LPR。

这一系列举措对世联小贷这样的机构是否有影响?对此,苏筱芮告诉记者,网络小贷新规对普通小贷没有影响,因为普通小贷不得跨区;而4倍LPR的民间借贷利率调整,从地方判决来看还存在差异,不同地区司法机关对小贷公司是否使用民间借贷新规的理解有所不同。

另外,民间利率司法保护上限的调整,使得不少机构进行了客群的上移,这会否使得各金融机构对客源地竞争更加激烈?

对此,苏筱芮认为,客群上移确实会导致更为激烈的竞争,但小贷希望进行客群也上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其认为,小贷公司还是应当坚守“小而美”的基本策略,在本地区就自身能力为相适应的客群做好服务。

张鲲则认为,在客群上移的浪潮中,消金等持牌机构有上移的空间,除了头部小贷之外的普通小贷公司则没有,由于其资金成本高、数据体系弱、风控能力差、客群较其他机构更下沉,在大环境发生变化时,只能差异化地继续寻找下沉市场的长尾客户,同时增强风险防控的能力,才可能有发展机会。

关于小贷公司具体可以如何做,张鲲建议,在这一环境背景下,如果股东方能够拥有一些独特的数据,比如地产方面的数据来做出一些创新产品,如基于物业服务的、车位的、过桥的借贷产品,或许可以成功地突出自身优势。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