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不解释不见面不负责!凤凰金融三不政策难倒出借人,问题平台立案困难重重

2020-09-26 09:35:44 时代财经 

9月11日,凤凰金融在没有任何公告和通知的情况下突然停止网贷产品,出借人的产品合同都全部打不开。而在此之前的一个月还在通过大额红包等方式大力推广网贷。至今已经过去十多天,凤凰金融仍没有回应。

面对突发事件,引起几万名出借人的恐慌,纷纷开始向政府反映,“我们恳请政府引起高度重视,对凤凰金融的突发事件进行过问,及时进行监管,公布事情真相,制定出切实可行的方案,化解当前危机。”

“现在P2P出问题基本就是一夜之间的事情了,现不是要不要清退的问题,而是退而不清、退而难清的问题非常突出。很多P2P老板在应对清退工作时,大多数是采取三不政策——不解释、不见面、不负责。”一位网贷行业分析人士如此表示。

据其观察,退而难清的问题异常复杂,需要出借人、平台和监管的共同努力,才可能妥善解决,而在其中,平台和出借人的沟通工作尤其重要。“P2P清退已成定局,但清退的过程却会是十分漫长,特别是头部平台的清退。启动清退或许会有截止时间,但清退的完成时间点,目前来看是没有deadline的概念。”

凤凰金融实施“三不政策”

据凤凰金融出借人描述:9月11日,凤凰金融在事先未告知的情况下,于当天11点突然停售网贷产品,在投资者中造成极大恐慌。出借人咨询客服,得到的统一答复就是:系统进行调整。

随后,很多借款人发现凤凰金融APP中网贷的凤储计划中的合同被隐匿,随后更多的借款人发现所有在凰金融APP中网贷的凤储计划中的标的被换成了资地较差的“凤玲珑”散标。到期网贷凤储计划至今都未返回投资款。

目前,凤凰金融的业务分开两大部分,北京和海南海口都有分公司。“平台是政府批准的正规平台,并已正常运营了5年。现在出现了突发情况,不论是当时注册和运营的北京市,还是去年变更注册地后的海南省海口市,都有责任进行监管,都应受理出借人的投诉,避免现在两地都推的现状,让广大出借人合法维权途径受阻,引起更大的不稳定。”一位出借人表示。

据公开资料显示,凤凰金融目前出借人7万多人,资金一百亿元。其中,凤储计划大概有80亿待收,凤盈大概有20亿待收。

“凤储是需要债转的,现在已经下架产品,估计目前已经没有回款。凤盈是一对一穿透底标的,要看底层资产是哪家资产端。”据一位网贷行业观察人士分析,“凤凰金融的网贷也分为几个资产端,自营的包括恒信永利和润乾担保,外接的包括和信贷、美利金融和厚冠等等。不同底层资产方,在合同上面会有展示。比如HXXX是和信贷的,MLJR是美利金融的,SH是厚冠的,HXYL是恒信永利的,RQRD是润乾担保。在9月11日之后,凤储计划基本就没有回款了,凤盈里的HXYL和RQRD部分还在回款,毕竟是凤凰金融的自营资产端。”

据悉,凤盈年化9%。凤储年化8.9%;在促销期会有加息券,但整体年化都在10%以下。

另有出借人张先生向时代财经反映:9月22日,他在百信银行的凤凰金融子账户中有9800元回款余额,但到了9月24日,他在百信银行的凤凰金融子账户中被债转了4000多元,仅4400元余额。

据悉,凤凰金融网贷产品的第三方存管银行为百信银行。与张先生情况类似,很多出借人发现自己存管子账户中出现了回款金额被债转、资金流出的状况。“我联系了百信银行,希望冻结账户,但百信银行客服回应,自己只是存管方,如果需要冻结存管账户资金转出,需要凤凰金融发出指令。”张先生表示。

面对凤凰金融“不解释、不见面、不负责”的三不政策,“我是考虑过民事诉讼,分析了可行性和难度。”凤凰金融一位出借人向时代财经坦言,“目前为止,我们和平台是线上关系,并没有明确任何性质的合同,也就是没有借贷合同。我们凤储投资都是被打成很多散标到债务人,可能一个借贷合同有很多人债权人,或者一个债权人有很多个债务人。诉讼当事人我们都不好确定,更糟的是我们连这个合同都被平台撤销了。”

“如是此种情况,民事诉讼可能难以立案。联系选出代表人,联系平台进行沟通。如沟通不了,如案件分析下来也涉刑的话,只能整理材料去做刑事报案了。”据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叶家平分析,“即便有合同,起诉难度相当大,首先一个合同的债权人很多,要作为原告,就不易。被告同样如此,而且每个出借人是否逾期都不是统一的,核算出每一笔是否逾期不太现实。”

叶家平认为,一般类似案件的追偿并不容易,原因有两:一是多数情况下与投资人签订交易文件都是平台/管理人,投资人难以向融资方追诉。二是投资人意见一般较为难以统一,信托私募、P2P都是如此。

“是民事诉讼还是还是刑事报案,要看个案。有的个案有民事诉讼可能的,刑事报案反而使得事件久拖不决,毕竟一旦立案,公安机关要考虑全体投资人利益。如民事诉讼追偿到的可能性,如案件具有刑事报案可能,也可以选择刑事报案。”

“当下情况下,我的建议是理性分析,合理决策,要在复杂困难情况下找到较优方案,注意避免把一盘好棋下糟。”叶家平向时代财经表示。

问题平台千篇一律

“没有一个平台是安全的。”互联网金融资深投资人肖战(化名)9月25日向时代财经表示,“暴雷之后只能自认倒霉,本金肯定收不回来,能收回20%就算不错了。平安下车的唯一办法就是提前赎回,哪怕要付一些提前赎回的费用。”

事实上,与凤凰金融出借人同病相怜的,并不在少数。近日,在爱钱进平台的一个维权群里,一位出借人如此感叹,“这个平台证照齐全合规合法,资金由华夏银行(600015,股吧)存管,还有政府部门监管,并且在中央电视台大力宣传,还请汪涵、刘国梁等明星广告代言,……所有这些彻底打消了我们的顾虑和担忧,而且平台也正常运营了四年多时间。”

可是,另这位出借人怎么也没想到的是,2020年2月除债转几近停止,APP平台上的各种协议和合同也出现了明显私自篡改迹象,最新的合同完全是爱钱进的免现条款,所有风险全部转嫁给出借人。

据其描述,在爱钱进兑付困难被立案后,公司高管和股东先后申请注销了十几家公司,企图脱离关联。对于此情况,出借人发现后于工商总局公示网上提交异议申请,但未能奏效。迄今为止,尚有一家资产端钱站在公示期,涉及到大量砍头息证据。

2020年4月23日开始,许多出借人的爱钱进app已上线了“债权商城”,上架大量无售后无发票无保障的“奢侈商品”,6月1日甚至上线打折债权的下车方式,严重损害出借人的利益。

爱钱进出借人还发现,交易中被刻意隐瞒了收款账户信息。出借人陆续打电话给存管银行华夏银行,要求提供我们出借人转账记录的存管流水,被明确告知无法提供我们的存管流水,也无法查询余额。

“如果监管部门要彻查爱钱进违法违规和利益输送的情况,只要彻查平台、实控人、关联方的银行账户资金往来明细,虽然工作量会很大,但平台这几年的违法违规事实、资金去向、剩余资产、可追回资产等一切都了然,根本用不上出借人的反馈。回过来,事件最终的发展方向取决于监管部门的态度。而能左右监管部门态度的,只有37万出借人对本息追回的决心。”一位爱钱进平台长期跟踪人士此前向时代财经表示。

相比凤凰金融,爱钱进和微贷网的出借人算是比较幸运的。2020年7月4日,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依法对“微贷网”立案侦查,案件正在依法侦办中。9月22日,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发布了《关于微贷网的处置情况通报(四)》。截至目前,公安机关已累计归集资金22.19亿元,查封、冻结等追赃挽损工作同步持续开展。

根据最新通报:微贷网接入人行征信工作进一步有序推进。公安机关会同区处置办继续加大依法催收力度,新增10条公安电催专线对平台逾期借款人开展催收工作,将继续保持严厉打击恶意逃废债行为的力度,在微贷网的《情况通报(三)》,上城区GA透露过已经开通150条电催专线。

而据最新消息显示,爱钱进目前已被北京西城区公安分局立案侦办,投资人可持相关证据材料向公安部门报案。

“平台出事之前都有明显征兆的。金融办和经侦都掌握动向,而且都知道不论大小迟早会暴雷。只要没有大规模逾期都不会去主动引爆。经侦没有金融办首肯更不会主动出击,只有到一定规模投资人上门闹事儿,实在包不住了才由公安出面立案。目的还是维稳。金融办要求平台压缩规模,良性退出的目的是逐渐拆弹不造成大规模群体时间。”肖战表示。

P2P网贷平台走向终点

据肖战观察,“易租宝暴雷之后,尤其是政府对网贷整治之后还买网贷公司理财产品的人有相当大一部分人是抱着赌博的心态的。很多投资人同时买几个平台的产品以分散风险。”

从2016年监管方开始进行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开始,至今已经持续了四年的治理。“从数量上来看,网贷平台专项治理取得了实质性和决定性的进展。”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9月24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近日,在银保监会新闻通气会上,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副主任冯燕表示,截至今年8月末,全国在运营网贷机构为15家,比2019年初下降99%,借贷余额下降了84%,出借人下降了88%,借款人下降了73%。

冯燕表示,网贷风险整治虽取得进展,但要充分认到后续工作时间紧、任务重、难度大,再加上疫情影响,剩余运营机构“三降工作”进展缓慢,存量风险依然艰巨,退而不清、退而难清的问题存在。

按照时间安排,网贷平台监管专项整治工作要在年底基本结束,转入常规监管。这意味着,目前P2P网贷平台的清退和转型已经进入最后攻坚阶段。

冯燕表示,下一步,各地区各部门要将处置存量风险作为后续较长一段时间的核心工作来抓。一是每家机构的处置责任要落实到专班;二是各地要持续完善停业机构的资产处置;三是各地加快落实机构转型试点工作;四是加大对借款人恶意逃废债打击力度;五是研究建立互联网金融长效机制。

欧阳日辉认为,剩下的平台可能有两种情形:一是继续严格执行“三降”(出借人人数、业务规模、借款人人数)并承担企业主体责任,但是剩余在营机构情况比较复杂,“三降”工作进展缓慢,后续处置困难很大;二是转型为区域性的互联网小贷公司。经过四年多的专项治理,还能“挺”到今天的网贷机构,出现“暴雷”之类的大风险的概率不大。今年完成整治收官工作,并不意味着把剩余的15家网贷平台全部关闭,有不少会完成转型工作。

欧阳日辉认为,监管层对网贷机构一直持包容审慎的态度,并不是要“团灭”和“清零”网贷机构,正在加快推进落实机构转型试点工作。但是,根据《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83号文),在合法合规前提下,极个别的网贷机构有希望转型为全国经营的小贷公司,大多数网贷机构只能成为区域经营的小贷公司。比如,上半年,厦门地方金融监管局批准了两家P2P机构转型为单一省级区域经营的小额贷款公司。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