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他山之石救不了中国现金贷的病

2017-12-15 19:32:36 和讯名家 
他山之石救不了中国现金贷的病
本文首发于金融之家

  微信号:jrzjcom

  文|芳华

  12月14日,银监会非银部对各银监局消费金融公司对口监管处转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的函件。

  《通知》要求规范整顿辖内消费金融公司参与“现金贷”业务工作。至此,除了从网络小贷公司、银行业金融机构、P2P 三方面严控“现金贷”资金来源后,《通知》也将消费金融公司现金贷业务纳入整顿范围中。

  在具体借款流程方面,监管层禁止消费金融公司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禁止消费金融公司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督促消费金融公司立即采取有效措施要求并保证第三方合作机构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费。

  在放款数目和投资范围上,监管层督促消费金融公司严格执行《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投资余额不高于资本净额的20%“的监管规定,且投资范围严格限定于债券等固定收益类证券,不得直接投资或通过理财等变相投资以”现金贷“、”校园贷“、”首付贷“等为基础资产发售的(类)证券化产品或其他产品。

  另外,函件还要求加强消费金融公司自主支付类贷款业务监管,按照《个人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等法规要求,禁止消费金融公司发放无指定用途贷款,督促其严格贷前交易背景真实性调查,加强贷中资金流向监测,强化贷后贷款用途验证和后续管控工作,依法合规,有序自主开展自主支付类贷款业务。

  作为一个后发市场,中国金融市场上发生的绝大多数热潮都可以找到对应的发达市场的过往故事,所不同的是名称、规模、包装形式,以及表现形式。这一次,用来包装的道具是新经济互联网和大数据。

  本质上,现金贷即无担保抵押个人消费贷款,也就是金融业内非常熟悉的消费信用贷款。而贷款作为一种金融安排,从来都直接对应着还款风险。没有足够风险度量的房贷(次债)直接催生了2007-2008年发端于美国的金融危机,美国人用了整整10年修复负的家庭资产负债表,修正过往过度不节制的消费习惯,刚刚走出金融危机。

  随着网贷小贷、现金贷整治逐步推进,无业务资质的网络小贷平台成为首当其冲的治理对象。

  而半个月前的12月1日下发的《关于规范整治“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下称《通知》)提出,设立金融机构、从事金融活动,必须依法接受准入管理。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

  落款时间为12月8日的《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风险专项整治实施方案的通知》,进一步强化了这一思路,开宗明义的指出,此次排查打击无网络小贷经营资质,甚至无放贷资质却经营网络小额贷款的机构。这无异是无资质网络小贷的“死刑通知”。迄今为止,包括持牌经营的网络小贷公司在内,并无网络小贷的确切数据。但若将现金贷平台额纳入网络小贷范围,其数量无疑非常庞大。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近期发布的数据,截至11月19日,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发现在运营现金贷平台超过2000家。

  各种类型的网络小贷中,具备业务资质的为数甚少。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11月6日,全国已发放的网络小贷牌照共计242张,比7月底增加89张。其中,完成工商注册的215张,获得地方金融办批复但尚未注册的有6张,已经过了金融办公示期的有21张。

  这也意味着,监管近期下发的两份整治通知,对不具备网络小贷经营资质的平台来说,无异于“死刑判决书”,绝大多数平台都将退出市场,所占比例接近90%。

  说到消费信贷,亚洲的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都分别在过去60年经历了不同程度的与之相关的金融和社会危机。

  以日本为例,行业估算的年均衡利率是29%,其中隐含了软暴力催收。也就是说,在软暴力催收的条件下,不需要任何担保和抵押,几乎不依赖信用数据的消费贷款模式就可以赚钱。而当软暴力催收受到制约或者最高利率低于均衡利率的情况下,这种商业模式的空间就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挤压。

  而在监管松弛的大背景下,具有逐利冲动的金融业会充分运用广告等方式影响消费者,植入消费观念,鼓励借贷消费文化(例如将其标榜为“高尚的行为”),鼓励民众大量使用;同时对监管和决策者进行多方“游说”,一旦各方进入正反馈,消费信贷就会迅速野蛮生长,最终局面不可收拾,银行和金融机构酿成危机,家庭出现悲剧,社会陷入动荡,经济停滞。

  发生在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的故事无一不是如此。在这些故事中,监管机构在危机后亡羊补牢,制订了一系列规则,包括严格准入、设定从业条件、令贷款者提供收入记录、限定借款上限,等等。然而,令人担忧的是,即便是在上世纪60年代经历过“消金地狱”的日本,今天消费金融热潮又通过银行再次还魂,对“银行贷款地狱”的担忧成为今天日本从最高政治层面到各个社会角落的焦点。

  而中国的监管者已经出手;坏消息则是,公众和决策者还没有意识到此中消费价值观的核心角色,对此尚未展开讨论。我们认为,只有决策者和公众对此形成了足够认知,才可能从根本上避免消费金融过度膨胀所必然导致的金融危机和社会动荡。

  中国当下的现金贷所对应的核心议题不是互联网金融和大数据所催生的新的商业模式,现金贷带来的监管挑战也绝非当下的协调监管、统一征信的组合拳就足以应对。事实上,中国版的“消费信贷”正站在十字路口,公众和决策者对其的认知取向和深度将直接决定中国会否重蹈日韩的“消金地狱”悲剧。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金融之家。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然 HZ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他山之石救不了中国现金贷的病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